【丝路历史人物故事】冒顿单于:草原枭雄
2017-12-05 15:29 来源:中国学术期刊网
摘要:秦、汉之际,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出了一位统一草原、建立匈奴帝国的枭雄冒顿单于。 鸣镝为号 公元前3世纪中后期,匈奴迅速壮大。但是,东边的东胡,西边的月氏,南边的楼烦,北
秦、汉之际,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出了一位统一草原、建立匈奴帝国的枭雄——冒顿单于。
 
  鸣镝为号
 
  公元前3世纪中后期,匈奴迅速壮大。但是,东边的东胡,西边的月氏,南边的楼烦,北边的丁零等,都在威胁匈奴。头曼单于与月氏结盟,匈奴王子冒顿被送到月氏去当人质。
 
  时隔不久,匈奴发动了对月氏的战争。早有准备的冒顿听到消息,杀了守卫,偷了一匹快马,沿着贺兰山,一气逃回匈奴地界。
 
  冒顿王子从月氏逃回,让信奉萨满教的匈奴人认为是有神灵相助,头曼单于也更加看重他,给予他万骑指挥权。
 
  冒顿的辉煌就从这一万名士兵的训练开始了。
 
  为了令行禁止,冒顿发明了一种带有响声的令箭——鸣镝,命令部队:“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。”首先,他用鸣镝射向包围圈中的野兽,众人都跟着射去,没有跟着射的人,被立刻斩首。接着,用鸣镝射向他的战马,有人犹豫着不敢射,也被斩首了。第三次,他用鸣镝射向自己的爱妾,还有人不敢射,即刻被斩首。如是反复训练,鸣镝响处,立刻万箭齐飞。
 
  这时中原大地陈胜、吴广揭竿而起,秦王朝岌岌可危。然而,头曼单于安于现状。
 
  公元前209年的秋天,头曼单于去山野狩猎,就在头曼单于纵马奔驰之际,冒顿将鸣镝射向了他的父亲,士兵们即刻万箭齐发,头曼当场死亡。随后,冒顿把他的后母、兄弟、所有不服从的大臣全部杀死,自立为单于。
 
  东进西出
 
  当时,匈奴东有东胡,西有月氏,都是游牧民族中的劲旅。东胡人风闻匈奴易主,提出了要求:我们大王看上了头曼单于遗留下来的千里马,望不吝割爱。冒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接着,东胡王又提出看上了冒顿的阏氏。群臣义愤填膺,纷纷提出与东胡大干一场,但冒顿还是答应了。东胡王更加骄纵,又提出了索要匈奴与东胡之间方圆千余里边地的要求。有人主张,这是无主之地,给也无妨。冒顿单于大怒,说:“地者,国之本也,奈何予人?”杀掉了主张割让土地的臣子,然后佯称与东胡王和谈。两军接近时,冒顿突然将鸣镝射向东胡人马,顿时利箭如雨,毫无防备的东胡人溃不成军。匈奴一举捣毁东胡老巢,东胡名号自此从历史上消失。幸存的残部分别聚于乌桓山和鲜卑山,形成了后来的乌桓部和鲜卑部,都臣服于匈奴。
 
  冒顿击败东胡后便挥师西进,向月氏发难。月氏习俗与匈奴相近,以贺兰山和祁连山为根据地,休养生息数十年,形成了“控弦之士十万”的强大力量。匈奴之前与其较量中,一直处于劣势,而冒顿在月氏作过质子,了解月氏人的情况,他指挥匈奴军,所向披靡,月氏王带领残部仓皇西窜。月氏一败,原本臣服月氏的乌孙、楼兰等西域国又臣服了匈奴。
 
  接着,冒顿单于兵锋南指,征讨楼烦、白羊部族。这两个部落很快就被冒顿兼并。
 
  白登之围
 
  在中原大地楚汉争霸之际,冒顿单于也在北方草原完成了统一大业。
 
  公元前201年秋天,冒顿单于挥师南下,韩王信率部投降了冒顿。这是汉匈战争史上第一个投降匈奴的汉朝官员。随后,韩王信作引导,冒顿继续向南挺进,进入雁门关,攻下太原郡,直打到晋阳城下。
 
  汉高祖刘邦带领32万人马前去迎战。汉军被引进平城,进入了冒顿事先设计好的包围圈。刘邦退守在平城东面的白登山上固守,形势危急。刘邦采用谋臣陈平的反间计,用大批财宝贿赂匈奴阏氏,才得以脱险。
 
  这场战争,历史上称作“平城之战”或“白登山之围”。
 
  统一霸业
 
  冒顿单于威望大增,北方草原各部慑服。他建立了一个南起阴山、北抵贝加尔湖、东达辽河、西逾葱岭的强大国家,将“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”,拥有“控弦之士三十余万”,完成了北方游牧民族的首次统一,号称“百蛮之国”。
 
  随着匈奴帝国的扩张,冒顿仿效汉王朝管理模式,逐步建立和完善了政权建设。权力呈金字塔形逐级分配,最上面是冒顿单于,以下又设左右贤王、左右蠡王、左右大将、左右都尉等地方官,各有封地和节制的兵马。所有匈奴男子,平时在草原游牧,战时即按部落编入军队,地方官员各自在辖区内组织军队,实行统治。
 
  公元前174年,冒顿单于去世,葬于阴山之下。
精品推荐